梦中明灭着 昏黄的灯火 低沉叹息的 是我: 耐心些吧,再等上一等 等清早醒来 心中自会敞亮 黎明时分 却全然不如想象: 生无可恋 世事无常 只把岁月蹉跎 再被烟酒灼伤         酒馆里:绿方瓶、白餐巾 —穷人的乐土 愚者的天堂 于我 是一座牢 我只是那 笼中鸟 教堂里 阴暗、熏呛 诵经者 吐纳着烟香 不,教堂本不该这样 一切 本不该是此般景象 行走在山间 脚步匆忙 心中再不敢怀揣奢望 山脚樱桃 山顶赤杨 山坡交缠的春藤 于我 也是难得风光 还能奢求怎样的景象... 一切 本不该是这样!         穿过田野 沿河前行 有光,有暗 没有神明 旷野里开着湛蓝的矢车菊 蜿蜒的小路 似无穷尽 路旁是女巫居住的密林 路的尽头 — 残斧、原木1 散落满地 群马踏起整齐的舞步 胸怀无奈 姿态却从容 沿途的光景 原不该如此 道路的尽头 更不堪想像 没什么神圣 也没什么高尚 无论在酒馆 抑或是教堂! 不,亲爱的人啊 不该是这样 一切 本不该是此般景象!        
1 此处“残斧、原木”与“脚手架、刑具”构成双关
 
?. 翻译, 201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