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无名烈士墓旁没有十字架, 英雄们的遗孀也未号啕痛哭, 不知是谁放了一整束鲜花, 朝着那点燃的长明火光。 这里曾是嘶马奔蹄的沙场, 现如今已被花岗石台覆盖。 大家的命运不是茕独伶俜—— 在此不分你我、融作一体。 闪烁的长明火中蹦出灼燃的坦克, 还有那火海中的俄式农舍, 十万火急的斯摩棱斯克和国家议会, 万众一心的红军战士。 无名烈士墓旁无人偃息恸泣, 来过的人民更坚强刚毅。 在无名烈士墓旁没有十字架, 但此地依然庄严肃立。
?. 翻译, 201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