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将在某个时刻死亡, 我们都会在某个时刻死亡, 真想知道那时, 不是我自己 而是别人用刀刺进我的脊梁! 因为被杀死的人会得到宽怒, 人们为之安魂, 许以天堂, 我不谈生者, 但亡灵我们都会爱护. 那时我将扑向地, 侧身倒下颇为好看 而灵魂驾着偷来的彗马飞速驰骋, 我将到天堂的果园, 去采摘粉红的苹果 遗憾的是, 果园有人把守, 且弹无虚发,直射眉间. 马儿到了天堂, 我的眼前却不是天堂的景致 , 只有寸草不生的空地和连绵的荒芜无边     辕马嘶鸣! 我用好话将它抚慰, 还摘下它身上的棘刺, 梳编它的粱毛 一名白发老人长久摆弄着大门擂销, 一边喘息一边嘟咬, 最后失败而回. 受尽磨难的人们没有发出一声呻吟, 只是不时地因腿麻而变换着跪和蹲的姿势. 这里有马林果, 弟兄们, 悦耳的声音把我们欢迎! 一切都重返国圈, 受难者就悬在圆圈的上空.                 给我们大家幸福吧, 说我以前要求过很多幸福吗 ! 我只想拥有朋友, 还有妻子, 我死时 她会扑倒在我的棺材上, 而我将为他们把粉红苹果采摘. 遗憾的是, 果园有人把守, 且弹无虚发,直射眉 间                        
?. 翻译, 201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