沿著懸崖, 深淵的邊緣 我鞭打著馬匹, 讓他們快點 空氣越發稀薄, 我喝著風, 吞下霧 感覺那致命的狂喜, 我在死亡, 在消失 慢點! 我的馬, 慢點我說! 你們別聽這刺痛的鞭撻! 這些馬如此頑固 沒法讓我活著, 讓我唱完這歌 短暫一瞬, 我停留邊緣 給馬喝水, 繼續唱著這歌 我將滅亡, 如颶風吞噬掌上的鴻毛 拉著雪橇載我在清晨的雪地上奔馳吧! 我的馬, 慢點! 求你們延緩這最後的旅程! 慢點! 我的馬, 慢點我說! 你們別聽這刺痛的鞭撻! 這些馬如此頑固 沒法讓我活著, 讓我唱完這歌 短暫一瞬, 我停留邊緣 給馬喝水, 繼續唱著這歌 我們準時到達, 上帝的約會且容遲到 可是為何天使的歌聲如此憤怒﹖ 仰或是那鐘聲在轟鳴哭泣? 還是我正在叫喊馬兒慢點? 慢點! 我的馬, 慢點我說! 請你們別再狂奔! 這些馬卻是如此任性 不讓我活著, 就讓我唱完這歌吧! 短暫一瞬, 我停留邊緣 給馬喝水, 繼續唱著這歌
螢光蟲. 翻译, 2010